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海底撈、西貝們表面“帶血”,但更受傷的是小企業

  舉國上下正在經歷“最長假期”,而餐飲行業卻迎來“最寒之冬”。

  居家隔離導致消費需求被冷凍,聚餐和宴席的取消使得餐飲企業失去營收來源,人員與房租的雙重壓力讓企業資金鏈捉襟見肘。

  繼“西北菜龍頭”西貝莜面村獲得浦發銀行的5.3億授信額度后,2月24日“火鍋龍頭”海底撈(HK:06862)也獲得由中信銀行和百信銀行聯合提供的21億元授信,同時首筆8.1億元的放款資金已經完成入賬。

  從1月26日開始,海底撈就關停了國內經營的門店。據媒體測算,海底撈停業兩周的虧損就已達11億元。

  雖然海底撈已經從2月15日開始逐漸復工,但火鍋作為重災區,很難在短時間內迎報復性反彈,對海底撈業績的影響或持續半年以上。

  業績受影響是不爭的事實,但海底撈作為中國市值最大的餐飲公司,乃當之無愧的龍頭,難道海底撈的資金也到了山窮水盡的境地嗎?

  海底撈真的缺錢嗎?

  火鍋門店經營是海底撈主要的營收來源,2019年中期財報顯示,海底撈門店經營貢獻的營收占總營收97%以上,而由外賣及其他業務合計營收占比不足3%。

  關閉線下門店后,海底撈短期失去主要營收來源,但人工和物業的高昂成本卻需要支付,這也是危機所在。

  然而透過財報,海底撈的真實處境并沒有那么悲觀,即使沒有任何融資和裁員行為,海底撈的現金流也能保證公司運營將近五個月的時間。

  資金儲備端,在2018年成功上市后,海底撈通過IPO獲得了大量的現金流,截止2018年末,海底撈的自由現金流高達41.19億元。盡管海底撈在2019年季度擴張,門店數由2018年末的466家飆升至2019年中593家,但其依然擁有超過30億的現金儲備。

  資金消耗端,海底撈的成本主要耗費在原料成本、人工成本和物業成本。其中,原料成本占比最高,且與門店業務密切相關。暫停門店經營后,相關采購減少,原料成本也就不會發生。

  與原料成本不同,人工成本和物業成本是長期消耗,在不縮減規模的情況下,這部分成本是無法避免的。

  2019年中報數據,海底撈員工成本36.52億元,平均每個月人工消耗6.09億元;物業成本3.6億元,平均每個月物業租金消耗0.6億元。

  如果我們沿用2019年上半年數據,那么正常經營下海底撈每月人工成本和物業成本合計6.69億元,30多億的現金能夠支撐接近五個月的時間。

  五個月的時間看似不長,但已經能夠超過絕大多數餐飲企業了,這還是海底撈在沒有進行任何行政干預,正常經營下的成本支出。如果控制成本,那么海底撈能夠支撐的時間將會更長。

  此外,海底撈在這段時間并沒有坐以待斃,而是轉戰外賣業務,已經在49個城市開通外賣服務。雖然外賣業務的營收占比很小,但依然能夠給海底撈提供一定的現金流補給。同時海底撈的自熱火鍋和火鍋蘸料也受到熱捧,有所緩解經營壓力。

  沒有這21億元貸款授信,海底撈不會倒;但有了這21億元貸款授信,海底撈則有了繼續逆勢擴張的底氣,進一步鞏固龍頭地位。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海底撈






七星彩走势图网易彩票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 短期基金理财平台 润旺配资 江苏快3开奖计划 期如意期货配资平台 吉林快三官网 股票融资余额和融资买入 快乐十分钟直播 nba最新* 纵横配资 北京11选5走势图 北京期货配资 江苏11选5开奖 中国股票推荐 广东十一选五软件下 新浪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