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疫情陰影下 盈警中的金利來會借債紓困嗎?

  過去的一年里,全球經濟仍處于金融危機之后的深度調整期,復蘇緩慢,貿易增速下滑;國內經濟面臨調整、下行的壓力。

  在此背景下,市場波動情緒較大,一定程度打擊了服裝服飾消費者信心,疊加氣候及服裝服飾競爭者眾多等因素的影響,服裝服飾行業老牌企業金利來集團(00533-HK)(下稱“金利來”),存貨減值撥備金額不斷上升,導致利潤承壓嚴重。

  2019年全年利潤預計縮水15%-20%

  2月25日,金利來發布盈警公告指,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年度未經審計綜合管理賬目的初步評估,2019年度溢利預期將較去年下跌約15%至20%的范圍。

  按照2018年經營溢利4.34億港元換算,2019年金利來經營溢利介于3.689億港元至3.472億港元。

  2019年全年利潤下滑的原因,管理層在公告中就指出了“因應具挑戰的服裝服飾經營環境,存貨減值撥備金額較去年上升,及向中國內地代理商實施更優惠的退貨政策。”

  實際上,因服裝服飾經營環境,進行降價促銷“薄利多銷”的營銷手段并非金利來一家,而是當下普遍的現象及無奈之舉。為何是無奈之舉呢?

  具體講,隨著電商平臺的高速發展,服裝服飾門店進入了盲目擴張的階段,人人都可以開鋪,可以設立獨立品牌等等,線上線下的服裝服市場飽和度不斷激增。這樣的結果也導致服裝服飾行業庫存滯銷、現金流吃緊等情況時有發生。 與此同時,服裝服飾消費環境開始疲軟,消費者選擇余地過多的時候,線上渠道去庫存能力自然大不如前,市場開始有擠兌、甚至出現不惜成本刷單沖量提高曝光度的現象。在此趨勢下,過渡飽和的服裝服飾企業們為避免庫存積壓風險的爆發,最終形成了降價促銷的惡性循環。

  因此,金利來的利潤下滑背后也影射出當前服裝服飾行業發展的困境。

  疫情肆虐下,金利來現金流壓力將更大

  新春伊始,庚子之疫,肆虐華夏,讓處于競爭激烈的階段的服裝服飾行業雪上加霜。為了減少損失,各大品牌關店消息曾不出窮,Burberry、Nike等關閉近一半中國內地門店,vans母公司關閉60%中國門店,Prada、Moncler等品牌也都選擇關閉了部分國內店鋪,線下銷售額將大幅下降,一部分品牌也都及時調整了營收預期。

  作為服裝服飾行業一員的金利來,雖未發布與疫情相關的公告,但是在行業正遭遇滅頂之災,誰能獨善其身呢?

  工廠方面,金利來主要的工廠是在廣東省梅州市。受疫情影響,廣東省省內大多制造工廠停止運行或延遲復工,原材料采購、工廠加工、運輸均遭到不同程度的影響。在背景下,金利來短期的經營業績勢必會受到影響。

  門店方面,據2019年中期報顯示,金利來國內的服裝產品約935間的終端銷售點。銷售點中約100間由金利來直接經營(包括約35間奧特萊斯店在)。另外,在新加坡共經營5間金利來品牌專門店及18間專柜。

  金利來在疫情重災區湖北省約有39個終端銷售點,占總終端銷售點比重約4%。雖說在疫情重災區湖北省的銷售點比較少,但是疫情帶來的沖擊全面且巨大,影響波及至全球。因此,2020年上半年金利來銷售點勢必將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及挑戰,未來是否有關閉門店的打算,仍需金利來管理層來出謀劃策。

  疫情帶來最大的考驗是現金流。2019年中期,金利來經營現金流凈額為9484.7萬港元,較去年同期下滑42.22%,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為3.81億港元,較年初的4.24億港元,減少了約10%。現金流流入有限之際,存貨在陡增。截至2019年6月30日,金利來存貨為2.07億港元,同比增長29.88%。按照2019年全年業績盈警及上半年財務數據來看,金利來2019全年的現金流想呈現同比增長的可能性是不大的。

  在2019年全年經營現金流流入有限的情況下,疫情肆虐有進一步加大金利來現金流壓力。面對現金流吃緊的現狀,不排除金利來會通過借債來緩解短期現金流壓力。

  來源:財華社

搜索更多: 金利來






七星彩走势图网易彩票 15选5今日专家 炒股投资 最好的理财产品排行 恒大亚冠 黑马股票推荐软件 云跟投配资 真人麻将下载安装 紫幻河南麻将怎么赢 打麻将技巧视频 查云南快乐十分走势 南粤风采36选7* 中超联赛2019积 特发信息东方财富 鑫配网 弈乐贵州麻将下载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