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誰能替我決定免收房租?疫情下蛋殼公寓與業主的撕裂

  “通知”業主免租一段時間,蛋殼公寓稱是為了給受疫情影響的租客補貼,但很多業主不認可這種方式,無論如何,疫情對長租公寓的影響已經開始顯現。

  還有兩天就到收租日,北京的莊敏卻接到了蛋殼公寓的客服電話,其稱不能按時付房租,付款時間未知。比他更頭疼的是北京業主小爽。她本應在一周前收到的房租,至今還未收到。“怎么辦?他們直接不打房租了!”

  這樣的情況并非孤例。近日,有多位蛋殼公寓房主反映稱,自己接到蛋殼單方面通知,受疫情影響,要求房主免租一個月,但對租戶并未免除租金。就此消息的真實性,蛋殼公寓回應《中國企業家》記者稱,該消息部分失實。

  “實際上,我們對于受疫情影響的租客都已做了補貼。”蛋殼公寓解釋稱,武漢由于封城影響無法正常返回租住的租客,公司目前為其提供一個月減免租金的政策,后期會據封城情況再行調整。至于業主方面,“我們正在積極跟業主協商,看看能不能共同承擔,減免租金,一起度過這個難關。”

  協商?蛋殼公寓業主們并不認可這樣的說法。他們表示,“向房東免租一個月”是蛋殼的“通知”,與拖欠業主租金無異。最近三四天,來自北上廣深、成都、南京、蘇州等全國各地的700余位業主,在熱心人士幫助下,借助網絡的便利性,迅速在線上聚集到一起。他們加入各地自發組織的“城市維權群組”,相互分享遭遇,同步溝通進展,研究合同條款,探討應對之策。在商討過程中,大家的情緒也由觀望、疑惑、焦慮轉而憤懣、失望。

  在業主的評判中,一襲沒有商量余地的蛋殼單方面通知,既不合情也不合理更不合法,加之缺乏有效的反饋和溝通渠道,這讓很多業主求助無門。有人提出解約,也有人提出“直接打官司”。也有一些業主“退步”,經過與蛋殼公寓工作人員交涉,接受了免租半個月的要求。各類情緒彌漫的背后,一些業主陷入進退兩難的地步,甚至有人懷疑這家公司經營層面的安全。

租客打開蛋殼公寓app收到的消息、對租客免租以“活動”形式進行。來源:蛋殼App截圖

租客打開蛋殼公寓app收到的消息、對租客免租以“活動”形式進行。來源:蛋殼App截圖

  受疫情影響,企業職工的到崗時間在短期內受到了影響,而在中長期里,企業職工的到崗率、城際之間的人員流動率是否會受到影響,仍有待進一步的觀察。顯然,這些因素都將影響到蛋殼公寓,這家二房東的收入。但那一筆筆簽下的長期租約,卻將持續地令這家公司產生剛性支出。

  “現在我們正在跟業主們協商解決。”2月3日午間,面對業主的遭遇和疑問,蛋殼方面回應《中國企業家》稱,公司已經關注到此類聲音。“公司剛上市,資金比較充足,目前一切運營都正常。”對于業主對公司資金和經營安全的疑問,該人士稱,“純屬謠言,之前也辟過謠的。”

  1月17日,蛋殼公寓在紐交所上市,成為2020年登陸紐交所的中國第一股。這也是繼青客公寓后,國內第二家赴美上市的長租公寓品牌。此次上市為蛋殼公寓募集了約1.5億美元,而該公司在2019年三季度末的賬面現金有23億元,但這是一家仍處在大開大闔式發展的公司,至少目前它離盈利也還有很大的距離。以下數據可為佐證,2019年前三季度,蛋殼公寓的凈虧損高達25億元,其經營性凈現金流為-16億元。

  如果說疫情是長租行業遭遇的黑天鵝事件,那么盈利之困則是這個年輕行業的灰犀牛,它在那,它總在那,但一心奔跑的你似乎視而不見。

  業主之惑:話都對著空氣講

  “電話根本打不進去。”王超是一名蛋殼公寓北京業主,這兩天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打電話:“尋找客服”和“投訴蛋殼”,并隨時在北京業主維權群內分享進展。截至2月3日,加入“蛋殼北京維權”群組的業主已近百位。王超說,群內這些蛋殼公寓簽約業主的境況跟他基本一致。

  在王超的描述中,這群內業主都將自有住房以委托管理服務合同的形式,交由蛋殼公寓品牌出租管理。大部分業主在達到或將要達到合同約定付款日期時,被蛋殼電話告知以疫情為由減免支付2月份房租,同時其他月份房租待疫情結束后支付,具體日期不詳。

  “沒有協商和簽約環節,僅做告知,此后再無下文。”這樣的溝通方式讓王超感到憤意難平。律師建議他增加聯系,但這也是群內更多業主面臨的難點:聯系不上。除了客服,他們還未找到其他渠道可以聯系到蛋殼公寓。“基本都是蛋殼單向聯系我們,400電話也都是沒有任何效果的話術,之前跟我們簽合同的是收房代表,他們也不負責解答服務問題。”

  除去北京,另有多位來自全國各地的業主參與到此次維權討論中,且表達了自己無法跟蛋殼公寓協商反饋的難題。距離北京千里之外的成都,蛋殼公寓業主小貝覺得自己被蛋殼公寓“耍賴”了。

  小貝在2月1日接到了蛋殼服務人員關于免租的電話。“當時我以為是給租客減租,就同意了。”后來他意識到不對勁兒,等再打過去表達反對意愿時,“對方說有錄音,不能改。”另有業主反饋稱,現在問題的關鍵不是一個月房租被少了,“蛋殼公寓單方面通知房東,要等全國疫情全面結束之后才開始支付房租。”

  “總而言之,現在是聯系不到人,話都對著空氣在講。”坐標廣州的蛋殼業主冬梅覺得,他們面臨當前的問題有兩個,一,現在如何通知到蛋殼,不同意免40天租金的決定,并留下證據;二,據合同所言,15天收不到租金,房東可以單方面解約,具體如何操作才合法呢?

  不過,也有業主反饋,蛋殼公寓這次的免租策略并非普遍。一方面,不是所有業主都收到了這個通知;另一方面,不是所有租戶都可以享受這個福利。比如,北京業主常遠問及兩個同為蛋殼業主的親戚后,得知他們都未接到免租電話。另有租戶反饋,蛋殼公寓APP上彈出的消息是以“活動”方式,預設條件,讓租客得到一個月免租期。

  “那可否理解為,他們公司要做個活動,但活動成本要用房主來承擔嗎?”王超更為不解。

  業主之策:

  坐等蛋殼公寓違約再解約

  2月1日晚,南京業主鄭宇將兩張白色A4紙自制的“大字報”貼在了自己房屋大門上。

  鄭宇覺得,自己此舉實屬無奈。本應在1月24日收到的租金,截至2月3日還沒消息。他將解約原因寫在“大字報”中,并告知租客“盡快與管家聯系確認”,到期會“更換門鎖”。自1月31日晚8點接到蛋殼通知“免租一月”且溝通無果后,他在黑貓平臺發起投訴。

  2月2日晚,蛋殼工作人員聯系到鄭宇,表示“可以把免租期改為15天”。鄭宇依然沒有同意。他給蛋殼南京區域工作人員發了一條短信。“……我方正式告知,如果15個工作日未付款,我方將強制收房,并且報警。”鄭宇在2018年9月與蛋殼公寓簽約,簽約期為5年。在他的印象中,蛋殼交付租金“之前從來沒有拖欠過,一般交租會提前一兩天”。

  截至2月3日午間,鄭宇已經征集到將近50個與他有類似遭遇的南京業主。在他看來,如果15個工作日沒有收到,視為蛋殼單方面違約,業主有權解除合同,并且蛋殼支付違約金。根據大家反映的房租繳納日期推算,“估計有一半已經(出現)違約”。

  2月2日下午,在接到蛋殼客服的電話后,成都業主小蟬的表態更為直接。他在2019年4月與蛋殼簽約,按期本應在2月22日收取房租。在他的理解中,如果給業主免租后,蛋殼也給租客免租了,作為房東,無話可說。但現在,一方面讓業主免租,一方面又收租客的錢,怎么辦?“這幾天我要發個通知函給蛋殼,再等15個工作日把房收回來。”

  讓業主接受不了的,還有蛋殼客服通知業主免租的強硬態度。聯系上客服的北京業主青川未得到滿意答復,但在與客服的爭辯中,他明晰了自己的想法。“業主不是冷酷無情,就是沒有疫情,你如果說自己經營困難,希望業主減租都可以,但要與我商量,而不是給我下命令。”

  沒有溝通途徑,也沒有補償方案,在跟其他業主溝通后,常遠打算,先等蛋殼公寓違約再解約。在常遠的印象中,服務省心省事、收房價格相對較高,是他們當初選擇蛋殼公寓托管自家房源的原因。但如今,同樣是服務品質和錢的事,成了他們失望的緣由。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蛋殼公寓






七星彩走势图网易彩票 老快3规律 河北11选5遗漏任三 开元棋牌娱乐 秒速快三网页计划 彩票开奖25选72月12 黄金配资 河北11选5体彩一定牛 对应码是什么意思 贵州快3开奖 河南11选5胆拖玩法 南京麻将必胜口诀 广西快3每天几点开始 澳洲幸运5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中金e配 幸运28开奖结果网址 超精准一尾中特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