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重新認識阿里

  “15年前,我來美國要200萬,被30家VC拒了。15年來我沒放棄,這次來紐約就是想多要點錢回去。”這是2014年9月阿里赴美IPO的路演上,馬云的一句經典開場白。

  時隔5年后,阿里巴巴集團再赴香港,只是這一次,阿里早已不再是從前的阿里。今日,阿里登陸港交所,開盤漲6.25%,截至發稿總市值為4萬億港元。按176港元發售價計算,阿里此次香港上市全球發售募集資金凈額約為875.57億港元。

  2014年赴美IPO時,阿里的招股書上還只有兩項主要業務收入——核心商業和云計算,如今,2019財年除了核心商業,僅云計算、數字媒體及娛樂、創新業務及其他三塊業務的收入就達到534.44億元,比2014財年整體的核心商業收入還多出106.12億元。5年間,阿里再造了一個自己。

  這五年來,阿里的活躍買家從2014年的2.55億變為6.74億,增加了164%。這些一路跟隨阿里“買買買”的用戶們也支撐著它的GMV從4300億元增加到57270億元,翻了12.3倍。

  阿里的上市,也造就了一大批億萬富翁。2014年,馬云和蔡崇信分別持股8.9%和3.6%,5年過去,他們的持股比例分別變為6.1%和2.0%。董事席位中,新加入了井賢棟等3人,阿里巴巴的合伙人也發展到了38位。

  與這些明顯的數據變化和人事變動相比,阿里時隔5年的兩份招股書里還有哪些值得關注的信息?燃財經為你拆解。

  阿里變“大”

  我們先來看看阿里背后的那些人。

  2014年,阿里在美國申請上市的招股書中,擔任阿里巴巴董事局執行主席和執行副主席的馬云和蔡崇信,持股比例分別為8.9%和3.6%。占比最大的股東是軟銀,為34.3%,其次是雅虎,占到22.5%。

  截至2019財年,軟銀持股比例為25.8%,仍為第一大股東,馬云持股比例降為6.1%,蔡崇信持股比例降為2.0%,其他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合計0.9%。其他公眾股東則占有大頭,為65.2%。

  阿里巴巴2014年9月19日正式在紐交所上市時,開盤大漲36.3%至92.7美元,市值達到2383.32億美元,截至美國時間2019年11月25日收盤,其市值達4972億美元,市值漲了1.08倍。如果按持股比例乘以市值計算,如今馬云身家約為303.29億美元,蔡崇信約為99.44億美元。

  5年過去,陸兆禧、Jacqueline D.RESES兩人已經不在董事席位,席上加入了井賢棟、E. B rje EKHOLM和Wan Ling Martello三人,總數保持在11人。阿里巴巴的合伙人也發展到了38位。

  同樣也是在這5年間,阿里巴巴以自營、收購、合并的方式,拓展了數條新的業務線,涵蓋口碑、餓了么、飛豬的生活服務業務線;高德、釘釘、天貓精靈在內的創新業務;優酷、UC、阿里影業、大麥、阿里音樂等在內的數字媒體及娛樂。

  原有的零售商業和跨境電商也增加了盒馬、銀泰百貨、阿里健康、考拉海購、Lazada等公司,還有菜鳥、蜂鳥即配、螞蟻金服等提供支持和服務的業務。

  其中對阿里來說,今年關鍵性的一筆收購也是費用最昂貴的一筆,是網易考拉。據其招股書披露,實際金額為129.58億元。買入考拉,天貓國際又少了一個最大的對手,阿里將手握跨境電商一半以上的市場份額。

2014年阿里業務架構

2019年阿里業務架構

  隨著業務線的拓展、旗下子公司逐漸增多,2019財年,阿里巴巴的總營收達到3768.44億元,比2014財年的525.04億元增加6.17倍,凈利潤為802.34億元,比2014財年的234.03億元增加2.42倍。

  GMV翻12倍背后的兩大布局

  接著來看看阿里的核心業務。

  2014年的阿里巴巴,還是一個被2.55億活躍買家撐起來的網購帝國。到了2019年同期,這一數字增加到了6.74億,5年間增加了164%。

  截至2014年3月31日,淘寶GMV達2950億元,天貓GMV達1350億元,總GMV為4300億元。到了2019財年,淘寶和天貓的總GMV增長到57270億元,翻了12.3倍。

  還有一個直觀的數據,2014年雙11時,天貓全天成交額為571億元,而2019年雙11,僅17分6秒就超過了2014年的全天數據,最終阿里平臺的GMV達到2684億元。

  能保持持續增長,阿里做對了兩件事。一是把握住了移動時代的紅利。

  貨幣化率(收入占GMV的比重)一直是阿里巴巴的一個重要運營指數。阿里的淘寶天貓主要的貨幣化途徑為固定年費、基礎扣點以及商家的廣告和推廣費用。其中阿里在移動端加大在線營銷服務,使得移動貨幣化率得到增長。

  由上述招股書數據可以看出,在整個PC端向移動端過渡的時期,移動端的貨幣化率并不高。2013年9月以前,當整體的貨幣化率超過2%的情況下,移動端的貨幣化率長期停留在0.6%以下。

  阿里巴巴從2013年開始在移動端界面(手機淘寶、手機天貓)引入在線營銷服務,帶來了更多樣化的廣告庫存和廣告形式,包括關鍵詞競價、推薦位或廣告位,還有淘寶客推廣服務,其移動端的貨幣化率開始隨之發展。2014年前3個月,移動設備的貨幣化率為0.98%,占到整個貨幣化率的44.95%,是前一年同期的0.47%的兩倍多。

  移動端的收入在2013年前3個月為1.47億元,占總收入僅有2.2%,而到2014年同期,移動端的收入增長了691%達到11.62億元,這一占比數據也上升至12.4%。移動端GMV的增長速度也很快,從2013年3月30日占整體GMV的10.7%到一年后的27.4%。

來源 / 華經情報網

  2016年9月,阿里巴巴對算法進行了更新,切換為基于用戶行為數據的個性化算法,形成了如今的千人千面的推薦形式。精準營銷提升了購買的轉化率,提升了用戶規模及粘性,阿里巴巴的貨幣化率自2015財年開始持續增長,到2018財年達到3.66%。

  另一件事是把握住了跨境零售業務。

  從阿里核心商業的營收數據構成來看,四項業務中,中國零售商業、中國批發商業、跨境及全球批發商業這三項收入在總營收中的占比均呈下降趨勢,但跨境及全球零售商業的收入占比猛增。

  從兩次招股書可以看出,2014財年中國電子商務的零售收入達428.32億元,2019財年這一金額達到2476.15億元,足足增長了568%,盡管仍然是占營收大頭,但其占比逐年下降,近三個財年分別占比72%、71%、66%,阿里的批發業也有同樣的情況。

  相比之下,阿里的跨境零售營收增長迅猛,5年間增長了1985%,約為國內零售的3.5倍。同時其在總收入的占比也在增長,是核心商業業務中,唯一上漲的一塊業務。

  阿里巴巴的跨境零售表現優異,離不開它近幾年在海外市場尤其是東南亞的戰略布局。

  2016年4月12日,阿里斥資10億美元拿下東南亞地區最大電商Lazada的51%股份,并累計投資40億美元,取得了絕對控股權。2018年3月,阿里還將原螞蟻金服董事長彭蕾派往Lazada擔任CEO,通過和“天貓出海”項目的對接,成為當地用戶與中國海量商品的橋梁,并與菜鳥打通物流網絡。2017年8月17日,阿里又以11億美元投資印尼最大的電商平臺Tokopedia。

  此次阿里重回港交所,也有出于通過港股擴大在東南亞市場影響力的考慮。零售電商行業資深專家莊帥告訴燃財經,阿里在美國上市,對于它美洲、澳洲的市場拓展很有利,但是在東南亞的話,顯然在港股上市的優勢會更大一些。從目前來看,東南亞戰略,特別是拓展印度市場,是這次回歸港股的一個原因。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阿里






七星彩走势图网易彩票 球探篮球比分即时比分 英雄联盟 广东36选7 不能吃牌广东麻将技巧 地下城勇士城决战者怎么加点 ssp即时赔率 红警快捷键 面对面游戏麻将外挂 自己做木板凳卖赚钱吗 立博亚洲即时指数 山东时时彩 广东麻将1.5.0旧版本 jdb龙王捕鱼脚本 棋牌麻将手机游戏 捕鱼平台送20打200下分 即时指数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