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喜茶屢陷“衛生門” 一年新增百家店 隱患顯現?

  品質、品牌與服務體系是企業發展的三個基石。三者環環相扣,沒有品質,就談不上品牌,而有了品質與品牌,服務體系跟不上,也不可能從網紅成為經典。

  卸下網紅的濾鏡,喜茶正面臨食品安全的拷問。

  近日,江蘇蘇州的孕婦王女士在喜茶蘇州圓融門店飲品中喝出蒼蠅引發公眾和媒體關注。在與喜茶方面協商未果后,王女士訴諸媒體并向監管部門舉報。相關部門現場檢查后,對喜茶圓融店開具了停業整改的通知書,要求店家及時進行整改。

  喜茶公關向《商學院》記者表示:“目前,蘇州涉事門店我們擬進行升級改造,對各方面進行改進提升。同時改造計劃也會提報食藥監審核,在政府部門的指導下認真落實改進,我們會及時告知最新進展。”

  事實上,這已不是喜茶第一次出現食品安全問題。在蘇州門店之前,喜茶西安、福建、廈門門店均被曝光衛生不達標。喜茶在半年已被曝出4次衛生問題。

  2012年,喜茶HEYTEA起源于廣東江門一條名叫江邊里的小巷,原名皇茶ROYALTEA。為了與層出不窮的山寨品牌區分開來,故全面升級為注冊品牌喜茶HEYTEA。2015年12月,喜茶進入深圳海岸城標志著喜茶的全面崛起,喜茶一路走來得到了資本的青睞。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向《商學院》記者表示:“當企業被資本端所綁架,快速擴張,其整體運營往往會比較粗放。這也是經過幾次的融資之后,喜茶在質量管理體系方面反而出現重大問題的核心原因。”

  “走心”營銷,玩轉網紅

  喜茶起于網紅經濟的新玩法,抓住了年輕人心中的潮流和展現個性的方式。

  熱鬧的商圈,人們站成一排。在這形似貪吃蛇的隊伍中,人們只是為了能夠買上一杯喜茶。而買到喜茶后,人們往往“先拍照后動嘴”。喜茶通過設計為年輕消費者的“情懷”、“逼格” 提供了載體。隨著實體店前購買喜茶的盛況在各大社交平臺刷屏,“朋友圈式”營銷助力喜茶快速跑馬圈地。

  而喜茶的饑餓營銷曾一度被人們所詬病。喜茶通過規定每人只能購買三杯奶茶,讓大家產生它“更具價值”的心理,引發搶購行為。除限購之外,喜茶曾被曝出雇人在門店排隊的消息。喜茶公關向記者表示:“我們從未請人排隊,我們當初限制買三杯,是為了防止黃牛、代購一次性購買太多,而令正常消費者等待時間過長而制定的暫時性措施。現在已經沒有此項措施。”

  2018年,茶飲行業飛速發展,隨之而來的則是愈演愈烈的市場競爭。根據艾瑞咨詢公布的數據,2018年快消品類飲品消費中,茶類飲料的占比達到了42.1%,年輕人已經成為了茶葉消費的主要群體,并且擁有強大的購買力。

  喜茶為了獲得更多的注意力,打起了跨界的主意,先后與杜蕾斯、貝玲妃等合作,還開起了快閃店。“靈感、酷一直是我們的理念,我們會選擇一些調性相符,同時關注青年文化的品牌做跨界,讓大家看到喜茶的不同面。喜茶是一個年輕的品牌,我們想要的是不斷給品牌注入新鮮感,讓品牌有活力,我們樂于嘗試玩營銷,不過我們也會更加謹慎,也希望大家能見證喜茶的成長。”喜茶公關表示。

  “吸引眼球的品牌活動,往往追求的是一種短期效應。”互聯網分析師葛甲表示。出人意料的合作和層出不窮的營銷活動確實吸引了大眾的目光,而大部分人是抱著嘗鮮的心態消費,極難產生忠實的客戶。

  根據艾瑞咨詢統計,喜茶在2018年的營銷額起伏較大,活動營銷階段一個月的銷量高達十幾萬,但活動結束后,銷量迅速回落至10萬左右,和2017下半年的日均8萬多相比并沒有較大的增長。

  近日,喜茶CTO陳霈霖透露,喜茶接下來有設計“社交”功能的打算,這也是優化用戶體驗的新嘗試。“通過喜茶GO在場景中加深用戶與用戶之間的互動,這個功能可能會在未來三個月面世。”陳霈霖說。

  朱丹蓬認為,社交功能是現在很多產品的附加功能。如果一個產品、一個品牌缺失社交功能的話,它跟客戶的聯系會降低。為了滿足用戶的體驗感,以及在整個社交方面的剛需,則必須要完善產品的社交功能。

  而在葛甲看來,社交需要依托一定的場景才能實現,是否能找到合適的場景很重要。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喜茶






七星彩走势图网易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