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青花郎定漲價時間表后 “618線上保價“僅維持數小時?

  高端白酒密集漲價之潮下,維穩價格成為了酒企管控渠道的難點,稍不留神便會重蹈當年白酒價格反壟斷處罰的覆轍。近日,郎酒喊出3年站穩青花郎1500元價格的口號不久,6月16日,一封標注來自郎酒渠道事業部的對經銷商618期間線上破價的處罰書,便瞬即引發了業內熱議。

  不過,意外的是,但僅隔數小時,郎酒官方微信公眾號便發布聲明,稱該處理通報系綜合渠道事業部擅自決定,公司已否決該錯誤做法。一發一撤凸顯了郎酒的“狼性”與“謹慎”,在這背后也透露出郎酒當下的尷尬處境,不僅與一直對標的醬酒第一茅臺越走越遠,連醬酒第二股的地位目前看來也岌岌可危。

  郎酒提價早有預謀

  在6月16日市場上傳出的這封名為《關于京東、天貓等部分經銷商破價違規的處理通報》處罰書顯示,由于京東自營、蘇寧自營和天貓超市的青花郎系列產品售價突破公司價格底線,郎酒將對相關供貨商作出扣除部分違約金的處罰,同時削減三家平臺年度規劃費用共計190萬元。

  對此,《華夏時報》記者就此事致電郎酒采訪有關處罰的相關事宜,郎酒相關負責人表示參考官方聲明。而按照郎酒股份官方說法:“上述文件及內容系綜合渠道事業部擅自決定,起草文稿未經公司同意和蓋章發出。我司規定所有對外文件須經公司審核同意并加蓋公章方為有效。公司知悉后,否決了事業部的錯誤做法。我司對事業部這種行為進行了內部譴責處理,要求所有部門必須依法、依規管理和經營市場。”

  郎酒的渠道事業部之所以此次對經銷商開罰單,也是因為青花郎在郎酒內部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相關消息顯示,青花郎和紅花郎在2018年實現了50億元的營收,小郎酒、郎牌特曲則占40億元,年份酒等占據13億元左右。而在數日前的青花郎銷售會議上,青花郎事業部也透露其2018年收入增速近90%。

  “這是決策失誤,郎酒一直動作的根本原因在于要上市。”酒業專家楊承平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確實,自郎酒提出上市目標之后,近兩年來便在內部不斷調整。5月21日,郎酒公司宣布將在全國范圍對青花郎進行提價,500毫升青花郎系列的出廠價格整體提升了79元,完成提價的青花郎終端零售價將進一步向飛天茅臺靠攏。業界對于青花郎的此番漲價并不意外,在2019年進一步提質之后,青花郎正在推動品牌價值回歸,并進一步發力茅臺后市場。

  業內對于青花郎提價早有預期,早在5月7日,青花郎宣布暫停發貨,業內就預見到新一輪提價已經在路上,而一周后的青花郎事業部2019年核心經銷商工作溝通會暨5-12月核心工作討論會上,官方也證實,青花郎未來的目標零售價為1500元/瓶,郎酒將通過3年內的6次提價,來加速實現青花郎的價值回歸。

  根據郎酒的規劃,青花郎提價將分成三輪,第一輪為2019年,分兩次漲價,團購價突破1000元;第二輪為2020年,分兩次讓團購價達到1150元;第三階段為2021年,也是分兩次讓團購價突破1300元,進而讓終端零售價1500元。

  從2015年行業復蘇以來,白酒高端化趨勢明顯,飛天茅臺為代表的名酒成為拉動行業增長的主要動力,市場正在向少數品牌集中,郎酒也是其中之一。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青花郎






七星彩走势图网易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