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扣非利潤連虧6年 深南股份永遠以“轉型”為主業

  對于企業的發展與壯大,不同的企業家有著不同的理解,有人喜歡多元化,有人喜歡專注主業。但是,企業要想做大、做強、攀登到頂峰,先要靠心無旁騖專攻主業。

  只有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繁華。

  深南金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南股份”或“公司”,002417,SZ),原福建三元達通訊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的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為周世平。

  公司成立之初是一家集研發、生產、銷售及服務為一體的移動通信設備專業廠商,近年來,隨著收入增速和毛利率的下滑,公司通訊業務生產經營面臨較為嚴重的困難。

  現實際控制人接手公司后,開始致力于剝離原有虧損較重的通訊業務,擴張金融業務。自2016年開始,公司開始不斷變更主業,先后涉足保理行業、融資租賃行業和和大數據行業。

  2018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81億元,同比增長73.30%,但凈利潤-4,906.78萬元,同比下降739.58%,至今未能找到可以實現扭虧為盈的主業。

  一、變臉堪比翻書的主營

  2016-2018年,公司三年三次變更主營業務,并在2019年繼續涉足新領域。

  1、第一個“雙輪驅動”時代

  2016年,公司主營業務包括通訊制造業和保理服務業。

  通訊制造業是公司原有主營業務,主要從事移動通信網絡優化覆蓋解決方案業務及優化覆蓋設備的研發、制造及銷售,移動通信網絡優化規劃及設計安裝。

  主要經營產品包括:移動通信網絡優化覆蓋類的直放站、干線放大器等硬件設備,及嵌入式軟件和監控系統軟件等產品;應用于室內外網絡優化覆蓋系統的高品質無源器件、無源多系統合路平臺(POI)、天線及美化天線。

  公司通訊設備制造業板塊業績在2014年開始出現明顯地下滑,為扭轉不利局面,公司對不盈利或前景不良的相關子公司及項目進行了“關、停、并、轉”處理,并拓展無線網絡優化覆蓋產品等通訊設備新市場。

  盡管公司采取了積極的應對措施,精簡相關通訊業務,優化產品結構,實施資源整合,但截至2016年,通訊設備業務板塊仍沒有明顯起色。

  公司在整合通訊設備板塊的同時,于2015年就開始了挖掘新的利潤增長點——保理業務,先后投資設立了深圳前海盛世承澤商業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前海保理”)、江蘇深南互聯網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等子公司。

  商業保理是指貿易和服務合同項下的債權人,將其現在或將來的應收賬款轉讓給保理商,保理商在受讓應收賬款的前提下,為債權人提供應收賬款融資、管理、催收、信用風險擔保等綜合型金融服務。

  其主要風險有:買方經營失敗、無支付能力或惡意拖欠;貿易雙方貿易背景虛假,客戶容易利用偽造發票、虛假合同等方式套組信用,若未能嚴格審查交易背景,將導致資金落空;等等。

  公司保理業務依托子公司前海保理為平臺開展,重點圍繞核心企業開展反向保理業務,即以綜合實力較強的大中型企業作為應收賬款的債務人,由核心企業提供一批優質的上游供應商作為保理申請人,公司在受讓融資人對核心企業的合格應收賬款之后,在綜合授信額度內為這些供應商提供保理服務。

  “綜合實力較強、優質、合格”這三個詞,大家記得在閱讀下文時進行回鍋體會。

  2、第二個“雙輪驅動”時代

  2017年,公司主營業務為商業保理業務和融資租賃業務。

  隨著國內4G牌照的發放,三大運營商均大幅增加了對4G網絡建設的投入,投資主要集中于基站等核心網絡,對于網絡優化等后期網絡建設投資相對滯后,導致公司通訊業務客戶需求繼續大幅下降,生產經營面臨較為嚴重的困難。

  通訊業務板塊的挽回一直沒有起色,公司便想到了放棄。嘗到了放棄的甜頭,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

  2017年5月,公司將截至2016年12月31日與通訊業務有關的資產和負債出售給福建三元達控股有限公司,徹底剝離通訊設備制造相關業務,集中資源大力推動商業保理、融資租賃等業務的產業布局。

  至此,公司主營業務正式由通訊設備制造業務轉型為商業保理業務、融資租賃業務。

  商業保理方面,經過近三年的發展,“公司在開展業務事件中形成了一套風險系數較低、可操作性較強的業務模式”,其中包括反向保理、租金收益權保理、以商票鎖定回款的保理業務。

  各位,“風險系數較低的以商票鎖定回款的保理業務”記得和上文一起回鍋。

  2017年,保理業務實現營業收入1,694.84萬元,毛利率高達81.12%;公司保理業務的主要子公司前海盛世,2017年實現凈利潤555.91萬元。

  融資租賃方面,公司根據客戶的需求,為客戶提供全面的融資解決方案,按融資金額收取一定比例的財務咨詢費,主要定位于汽車行業。

  公司通過整合業務渠道商、汽車經銷商等合作機構逐步介入汽車集中采購業務,推出一些列市場認可、風險可控的標準化產品,在全國范圍內拓展了大批業務合作渠道,并成功在全國9個省市實現業務落地。

  公司融資租賃業務主要依托全資子公司福田(平潭)融資租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福田融資租賃”),2017年,公司融資租賃業務毛利率高達96.63%,但僅實現營業收入159.92萬元,福田融資租賃2017年凈利潤虧損高達230.91萬元。

  虧得比賺的多,不知“市場認可、風險可控”的自信從而何來?

  3、進入大數據業務時代

  2018年,公司主營業務為大數據信息服務業務。

  “市場認可、風險可控”的融資租賃業務在2017年虧了230.91萬,盈利未達預期。

  在嘗到了放棄的甜頭之后,公司這次決定不等了,果斷出手,于2018年12月出售福田融資租賃,停止了融資租賃業務。

  福田融資租賃于2017年成立時注冊資本1,000萬元,2018年出售時僅作價220萬元,簡單直觀來說虧損高達720萬。

  保理業務是湊熱鬧不嫌事兒大,2017年業績還稱得上可以的前海盛世在2018年凈利潤虧損471.73萬元,盈利也未達預期。虧損200多萬的融資租賃都沒有保住,更何況這虧損了400多萬的商業保理?

  2018年,公司又一次“果斷”出手,將與保理業務相關的不良應收債權出售,不再新增商業保理業務。

  其中一項不良應收債權的轉讓引人關注,風云君不得不說一說。

  2018年1月,公司與福建鑫眾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福建鑫眾”)開展保理業務,保理額度為1,000萬元,相關債權基礎為1,321.68萬元。

  同時,福建鑫眾將出票人為上海中能源公司、收票人為福建鑫眾公司、承兌人為中能源燃料有限公司的商業承兌匯票背書給公司,即以商票鎖定回款的商業保理,俗稱風險系數較低。

  2018年7月,上述商業承兌匯票到期后,債務人及出票人拒絕承擔付款責任,公司因此起訴相關出票人、收票人以及收票人的實際控制人潘畢清。

  承兌人是指在承兌匯票上承諾并記載匯票到期日支付匯票金額的付款人,是匯票的主債務人,承擔最終的追索責任。但是在公司的起訴中,未曾提及承兌人,而被起訴人的具體情況如下圖所示:

  盆友,咱們說好的“綜合實力較強、優質、合格”呢?

  公司因此上述對逾期應收賬款計提900萬元壞賬準備,后續僅作價100萬元,轉讓給關聯方圓達投資公司。

  公司通過收購廣州銘誠計算機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銘誠科技”)51%股權,正式將主業轉型為大數據信息服務業務,包含系統集成業務,軟件銷售業務及信息技術服務業務。

  信息系統集成業務:是通過結構化的綜合布線系統和計算機網絡技術,將各個分離的設備、功能和信息等集成到相互關聯的、統一和協調的系統之中,使資源達到充分共享,實現集中、高效、便利的管理。

  產品包括大數據一體機平臺、智達通指揮平臺等,主要運用于計算機集群、數據分析、虛擬化建設、辦公信息化等領域,主要客戶有南方電網、廣發銀行、農業銀行、中國電信等企業。

  軟件業務:由公司向客戶直接銷售相關軟件產品,既包含自行開發的軟件,也包含其采購的其他公司開發的軟件。

  目前,公司擁有3項軟件產品登記證書、41項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登記證書,主要產品包括云終端軟件、數據采集器、大數據分析系統等,主要客戶有北京網御星云、貴州廣思信息網絡等。

  技術服務:為客戶提供軟件相關的開發、升級、使用培訓等服務,以及硬件相關的檢查、維護、更換等服務。主要產品包括珠海市交通規劃與信息中心航展交通運輸服務即指揮調度平臺建設等。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深南股份






七星彩走势图网易彩票